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選單

:::

Facebook 社團

:::

網站地圖

:::

口述歷史-楊豐榮前副署長談「阿公店水庫」-2016/10/27

相關圖片
主題:阿公店水庫
受訪者:楊豐榮前副署長
時間:2008年9月30日上午9時30分~11時
地點:阿公店水庫管理中心
訪談人:顧雅文、李宗信
逐字稿整理:周靜琪、馮宜翎

我與阿公店水庫的淵源
  阿公店水庫從日本時代就開始做了,最早是日本時期的阿公店治水事務所負責,經歷了戰爭,做做停停,光復後國民政府接收這個治水事務所,變成行政長官公署工礦處公共工程局第九工程處,台灣省政府成立後,改為建設廳公共工程局之下,又改隸建設廳水利局下,民國36年11月改為建設廳水利局阿公店工程處。那時候水庫還沒做完,資料上記載也曾遇到洪水,遭到沖毀,直到民國42年才完工。完工之後,民國45年阿公店工程處奉令改稱台灣省水利局第六工程處,直隸省水利局督導,當時全省有十幾個工程處都是在作防洪,第六工程處在岡山,負責的是高雄台南轄區的防洪工程,包括河堤、海堤,已經跟阿公店水庫沒有什麼直接關係。
  民國57年2月,阿公庫水庫成立管理委員會,隸屬建設廳下,名義上由廳長任召集人,76年又改隸省水利局,名義又由水利局局長當召集人,但是主管都是由第六工程處的人派去兼的。過去的作法是,施工時有工程處,完工後就成立臨編的管理委員會,這是比較不好的作法,因為管理委員會的成員事實上都是掛名兼職,不管召集人是建設廳長或水利局長,管委會裏面的人事、會計、政風都是六工處的人員兼職,而平常這些主管都在六工處上班,主要業務是防洪,因此委員會也不是正式組織,人力也不夠。現在是一個工程做完後就成立正式的管理中心,例如南水局共有五個管理中心,都是我手上時完工成立的,包括牡丹水庫管理中心、阿公店水庫更新後有管理中心、甲仙攔河堰管理中心、曾文水庫管理中心及高屏溪攔河堰管理中心。
  我民國64年當兵完回來,到水利局第六工程處報到時,就聽說有阿公店水庫管理委員會,不過我剛也提到,六工處在業務上是做防洪的,只是偶爾來到這邊來看一下。那時發現這水庫已經不行了,可以說病入膏肓了,又淤積,水質又差,等於已經是一個沒用的水庫。其實這個問題很早就發生了,我那時候來看,整個很荒蕪,攤販一大堆。不過,我記得民國四十幾年我大概七、八歲的時候,阿公店水庫雖然條件不好,但還算一個假日旅行的景點,我那時家住高雄,所以也算常來,可能台灣當時沒什麼建設吧。
  我64年來看時,那時候很荒蕪,還有一些濫墾的魚塭等,因為人力太少,公家的土地都沒有人管。另外,水質非常差,本來這裡面有一天五千噸的水要供給高雄、岡山地區,但那時候水公司根本放棄這些水權,水實在是太髒了,原因是上頭有很多養豬戶,三萬多頭豬;另外還有種植果樹,農藥都流下來;只剩幾個灌區還有在用阿公店水庫的水灌溉。當時整個水庫水面都是一些水鴛鴦,越髒的水越會長這些藻類植物,已經是很嚴重的優養化,整個湖面都是綠的,所以當時阿公店水庫每年的定期工作就是找人清這些植物,甚至連船都走不過去。溢洪的時候這些藻類又排到阿公店溪,所以阿公店溪也長了很多。
阿公店水庫的設計原理與淤積問題
  既然做了水庫,為什麼會又讓它廢棄,這點可以回顧一下。這水庫事實上主要是為了防洪,這個水庫,從這端到那一端有2380公尺,是全世界最長的。在臺灣,通常都是找隘口的地方做,工程才會經濟,也比較好處理;但阿公店水庫地形就很特別,它是一個畚箕形的水庫,裝不了多少水,但又做得長,兩公里多,連開車都要開很久。當時為的就是下游地方常淹水的災區,日本時代就這樣設計,認為把水擋起來下游就比較不會淹水。那時縱貫鐵路也是在下游,也考量保護下游人民的居住安全等,所以水庫最主要的功能是防洪,把水擋起來,不要流到下游去泛濫。事實上水庫做好後也是有效果,除了有些很低窪的地方外,下游淹水就比較少了。另外,在日本人的設計下,阿公店雖然是一個防洪水庫,不過也是一個兼顧供水需求的水庫,有負擔一些民生及灌溉用水的功能,不過最主要的功能還是防洪
  阿公店水庫對岡山地區的防洪上是很重要的,然它的致命傷是它集水區的地質,都是一些泥岩的地質,就像月世界那種,水一沖就沖掉了,植物都很難長在上面。而且阿公店水庫容量才不到2000萬噸,可是集水面積達到將近31.87平方公里,比例上非常大,所以它所承受的上游集水區沖刷泥沙也很多。水庫容量小,淤積沙又多,每年都要辦淤積測量,我以前也來測過,平均一年大概是淤積50萬噸的沙,所以到民國70幾年的時候,容量算起來大概已經淤積到70%左右了,就剩下一點點容量而已,這樣下去,根本沒有空間蓄洪,同樣地公共給水功能也相對式微。
起死回生:阿公店水庫更新計畫
  所以為什麼要辦更新計畫,就是因為水庫要有容量,才能發揮它的防洪給水功能。再者,在這幾十年的演變後,阿公店水庫下游的開發已不是同日而語,下游有一號公路、一高、鐵路幹線,還有空軍基地,人口也變得密集,變成水庫防洪的必要性越來越大。另外,在過去,政府每次淹水時就加高堤防阿公店水庫下游阿公店溪堤防都做好了,雖然變得比較不會淹水了,不過水庫因為淤積而容量減少,使水庫安全標準降得很低。通常水庫都是用最高標準來設計的,全省的水庫都一樣,因為水庫潰壩堤防潰堤是不太一樣的,潰堤淹水大不了淹個幾公尺,水退了大家就又回來了,可是如果垮掉,是瞬時大量的水整個沖下去,會造成非常大的災難,所以全台灣的所有水庫,不管民國50年代的石門水庫、60年代的曾文水庫、70年代的翡翠水庫、80年代的鯉魚潭、南化水庫牡丹水庫,都是用最大可能洪水來設計。但當初日本人設計阿公店水庫時,那個時代的標準本來就不是很高,加上水庫又淤積,所以大之安全性相對變得非常低,因此,除了要增加容量來防洪之外,水庫的標準也要提高到我們現在的水準,為的就是要讓水庫確實達到安全,讓下游的居民能夠安心。
  阿公店水庫做了一個牽牛花型的溢洪道水庫裏面,平常水位如果低於溢洪道高度時,水就會匯聚在水庫裡面,水位如果超過溢洪道高度,就會自然溢流。而水又做得比溢洪道高一點,所以洪水一下來的時候,水位超過溢洪道高度但還不會高出水,就有這個空間可以蓄洪。另外,為了控制下游的排洪量,水是進入牽牛花型的溢洪道後順著管流到下游去的,排到下游洪水量同受到管線的控制,不管洪水怎麼大,排洪量的值大概是85-90秒立方公尺之間。其他的水庫,例如曾文、石門,都是旁邊做溢洪道,水位在溢洪道之下還是蓄水,如果超過溢洪道高度,除非閘門控制住,否則就流出去了,但與阿公店最大的不同是,曾文或石門的洪水位越高,流出去的流量是越大的,因此下游的河道也要配合溢洪量而做大,如曾文水庫下游曾文溪就是這樣。但阿公店溪下游兩邊的房子都很靠近溪邊,下游河道只能承受85-90的流量,河道是很窄的,所以阿公店水庫允許的排洪量也只能這麼多。
但這種設計有一個最大的毛病,就是蓄水時會有積在裏面。等於是蓄了濁水在下面,但溢洪出去的反而是上面比較乾淨的水,變成「蓄濁排清」。水庫也沒有排功能,只能看著每年50萬公噸一直淤積,到要更新之前,阿公店的已經都快要到頂了。
  民國73年時,我調到規劃總隊去。那時候黃金山在當總隊長,他認為阿公店水庫有其重要性,不更新不行。我當時剛從台大研究所畢業,他就把我調到規劃總隊去,專門規劃這個水庫更新,看怎麼讓它能夠起死回生。規劃總隊的功能就是做規劃,實際工程在工程處執行。規劃總隊的業務主要是兩個主軸,一個是排水河川的規劃,另一個部分是水資源開發的規劃,怎麼開設水庫、找水源等;另外還有一個水工模型實驗室,當時是相當有名的;後來又成立一個大地工程實驗室,因為做需要地質調查、材料、混凝土試驗等,是很有規模的實驗室。規劃總隊現在改名叫規劃試驗所,當時在水利局裡面它等於是先驅,把規劃成形的計畫,提報到中央核定以後,再交下去施工。當時我到規劃總隊時,規劃總隊從來沒有做過更新案,以前都是做開發案,阿公店是第一個水庫更新案。我做了一年以後,他們認為成果非常好,第二年就再做一些實際的調查、功能設計等,後來實際付諸施工時,更新之工程內容、尺寸和我當初規劃設計的構想完全符合。
  更新目標就是要提高水庫的安全保護標準,剛剛提到過去的設計標準就不是很夠了,現在又容量減少,所以要提高它的安全標準達到國際水平。水庫之設計通常是以PMF為標準,也就是所有極端的狀況都同時發生在集水區時,所下下來的雨量叫PMP,由此降雨推估出來的流量就是PMF,在這樣的標準之下,除非是設計上或施工過程中有瑕疪,否則不可能潰壩。當然,標準越高的話,花的錢就越多。像我們現在主要河川主要是100年,普通河川50年,台北是200年,但發生300年、500年、1000年頻率的洪水時還是會淹水,所以堤防標準低的,通常就是它不是那麼重要,或者是用地取得上有困難的,像現在很多易淹水的堤防都是採10年低標準,但如果要提高到50年,可能要把旁邊的房子全都拆掉來建堤防,成本是很大的,所以有時也不見得必要。在考量之下,阿公店水庫就是要把大安全標準提高到一萬年,約比PMF略小。
  在一萬年的標準下,有幾個措施要做,第一就是要清淤,要把它的容量弄大,可以容許一萬年的洪水都能安全;但弄大還不夠,因為剛說水庫下方的管是控制排出的洪水量的,所以也要考慮怎麼把一萬年的洪水排除、疏散掉。因為溢洪管的最大洩洪量已經被限制了,所以變成要另外要找一個讓它可以排洪的地方,這就是要做的第二個措施,即所謂的「越域排洪道」。因為的高度和下游洪水管都已經被限制住了,那就旁邊做一個側槽,把超額的洪水排出去,就像洗臉槽旁邊開一個側孔一樣,控制洗臉槽的水位不會滿溢。這個側槽就選在牛稠埔那邊,設計一個排洪道,把多餘的洪水排到二仁溪流域去。所以為了一萬年的保護標準,就設計了清淤和排洪道就是兩個配合措施。
另外就是為了解決用水的問題,讓這個工程的效益比較突顯,不要只為了一個防洪目標,應該在防洪能提高的一萬年的情形之下,讓它還可以蓄水利用,所以要增加用水。為了增加用水,除了清淤之外,就是越域引水,用將近15公里的水路引水。在國內,第一個達成永續經營理念的就是阿公店水庫。阿公庫水庫要能永續經營,最重要要解決的是的問題,的問題如果不解決,那就絕對不能永續,因為每年都會有50萬噸下來,遲早一天會淤滿。要解決沙子的問題有幾個措施,第一個就是要敲除溢洪管,改成排道。剛說到,水庫為什麼會淤沙,就是因為突起的溢洪管做得很高,如果把溢洪管豎井打掉,等於把溢洪管降低,從35.5公尺降為27公尺,在管子下游再做一個閘閥室,那麼要排沙時只要把控制閘門打開就行了,關起閘門就可以蓄水了。所以,為了永續經營,就把溢洪管打掉。
  另外,我們認為這個水庫會淤積都是在豐水期的時候,90%的都是豐水期時被洪水帶進來的,所以我們用了「空庫防淤」的理念。也就是說,因為洪水期才會帶進來,所以洪水來的時候把下游閘門打開,讓洪水帶著排出去。過去因為沒有出口,洪水來了久而久之就慢慢沉澱,然後淤積在水庫裏,但是現在採空庫防淤,洪水來時根本不裝水,也就是把閘門打開,雖然排水出去的管子是受限制的,洪水不會一下立刻排出,會在管子裏停幾個小時或十幾個小時慢慢排出,但是絕對不會有足夠的時間沉澱下來,而且泥岩的顆粒很細,是可以做磚的泥土,所以可以慢慢排掉。讓含的水進來又出去的時間變短,以前水就是進來而蓄在裏面,慢慢沈澱下來,但現在水進來又出去的時間大概不會超過一天,還沒來得及沈澱掉就帶出去下游了,到時候水庫就是空庫,所以叫做空庫防淤。
  空庫排沙的想法當初是水利署前署長黃金山先生的理念,而我只是把這個理念來實現罷了!這種作法連在國外也是沒有,因為國外的水庫太多了,也沒有像台灣那麼缺水,不需要這麼辛苦。而台灣的水庫是非常寶貴的,幾乎都是在調蓄我們半年的水的用量,因為台灣的雨水主要都下在5月到10月,約達90%,10月以後到隔年4月的雨水約佔10%,不足的就是要靠水庫的水來支應,工商的需求、民生的需求,靠河川的水不可靠,因為水有時候汙染、有時候斷水,工業用水缺水的話馬上就損失掉幾億,而民生用水也需要穩定水源,所以進到枯水季時,用水一定得靠水庫的水。台灣水庫的重要性就在這裏,現在很多人反對建水庫,但我們卻無法不依賴水庫,這是我們的宿命,因為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可以把5-10月的水蓄起來用,所以台灣才需要這麼辛苦去更新水庫,想這些方法。
  現在台灣每個水庫都有淤積問題,如果每個都可以空庫排砂,是不是就解決問題了呢?其實沒辦法,因為重要的水庫沒辦法空庫。像烏山頭、南化、曾文這些水庫供水這麼重要,如果洪水來,為了不淤積就把水放乾,汎期結束水庫將是空庫,到了枯水期集水區已經沒有雨水了,要怎麼辦?所以大部分的水庫都沒有條件可以空庫。那麼阿公庫如果空庫,10月之前都把水放乾了怎麼辦,這就回到剛講的「越域引水」,就是打隧道把水從旗山溪引進來,旗山的水進隧道來,還要經過沉砂池,所以水的含砂量是很少的,不像阿公店集水區的水經過地表沖蝕挾而下。所以剛說過去的阿公店水庫是「蓄濁排清」,經過更新的措施後,現在就是「蓄清排濁」了,濁水排出去,清的水留下來。旗山溪那邊剛好水量還夠,所以新建了一條長15公里的隧道,就是為了水庫防汛期、排沙期過後,把水引進慢慢來蓄滿水庫,這就達到用水的目的,也達到防淤的目的,防洪的目的也達到了,這些就是更新工程的主要用意,使水庫真正能達到永續經營的目標。
  排沙的時間不能排太久,每年固定是6月1日到9月10日,這是精密計算過後的決定。當然越早關閘門水會蓄得更多,但是9月颱風那麼多,如果太早關閘門颱風又帶來,就又不能達到永續經營的目的。反過來說,越晚關閘門來排沙,就越不會淤積,問題是如果等到10月再關閘門旗山溪也沒有水了,也引不到水,水庫事實上也蓄不到水了,台灣河川的特性就是這樣,10月後幾乎河川的水都很少了,就算有隧道也引不到水。旗山溪9月還有水,10月也還有一點,再錯過這兩個月,水庫就不可能蓄水了,用電腦模擬計算,9月10日算是關閉閘門開始蓄水最佳的時間點,勉強在年底前可以把水庫蓄滿。不過,現在有一個彈性的作法,萬一要關閘門颱風洪水又來,還是要性調整一下把水再放掉,颱風洪水過後又馬上把閘門關起來。
  空庫防淤也可以說間接保護了海岸,因為本來是隨著河水流到海裏去,所以海岸線有時會往外延伸,但做了水庫以後,沙都擋在庫內,海岸就容易受侵蝕曾文水庫一約是400多萬的,現在過了30幾年,大概存了1億多的排不出來。過去的水庫沒有排的設計,因此淤成為水庫壽命的致命傷,水庫不能永續經營,是我們最大的隱憂!
與上、下游居民的互動
  水庫上游的居民都認為他們權益受到限制,如果水庫作為飲用水水庫,政府就會依自來水法將水庫集水區劃為水質水量保護區,保護區對土地的開發利用會有一些限制,但如果不違法,人還是可以住,房子也可以蓋,飼養家畜也都可以。有人說建了水庫上游受限、下游受利,所以政府在民國95年成立「水資源保育回饋與補償條例」,就是讓這些受限的人心理平衡一些,根據這個條例,下游用水的人每一度水都徵收0.5元的回饋基金,基金就由政府分配給集水區上游的鄉鎮,他們會成立管理委員會來運用這些經費,讓他們建設、增加福利等等,讓上游人民也受惠。
  過去專制統治時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,水庫說蓋就蓋了,人民鮮有反對抗爭的餘地。而現在是民意高漲的時代,也變成我們執行重大工程時最頭痛的地方,我們在87年執行更新計畫的時候,抗爭的局面很大,我還找了幾個保警來鎮壓。當然,我們在工程施作過程中都會跟他們溝通,代解疑慮,在經費補助或配合地方建設中,可以做到的就盡量做,例如提撥一些經費來回饋地方建設,像阿公店水庫外面的鋼拱橋地標-蓬萊橋就是這個計畫中做的,大家形成共識,減少對立,工程才能順利進行,才會雙贏。動用到公權力是很不得已時才用,抗爭再大的工程還是可一件件完成,慢慢做。
  至於水庫下游居民方面,部分對於水庫排淤還是會有疑慮,有幾次空庫排淤後,有農民就說我們的或水淹了他的田地。我們會去戡察,如果真的有影響會賠償。但有很多田地其實是在行水區,在河川浮覆地或高攤地中種植,是政府為了農民經濟,放給他們承租,條件是不能種高莖作物,而且政府不負責保護或賠償天災損失。除非是水利工程用到承租地,政府要作一些補償。事實上,從完工後到現在,幾乎沒有抗爭的情形。
阿公店水庫的的整體評價
  整體來說,一個水利工程要永續經營是很難的,而阿公店水庫是一個開先鋒的範例。水庫完工之後,管理單位經常在檢測,每年要去測量淤積情形等,看是不是跟我們預期一樣。理論上我們認為這個水庫的壽命可以延長很多,而且空庫防淤這個理念如果可以有預計的成效,其他有同樣條件的水庫也可以倣效。現在連大水庫都在想辦法另做排沙道,但在水深下一百多公尺的地方要打隧道是很難的工作,這些大水庫又沒有放乾、休息的條件,因為我們太依賴這些大水庫了。而阿公店水庫剛好水也髒了,不供給民生用水,灌溉區也很多廢耕,所以可以把庫水放乾,讓車輛、重機械在裏面大刀闊斧地施工,更新之後再配合空庫防淤的操作,使庫容能長久維持,也就因此而能達到永續經營的目標。
 

相關圖片

  • 阿公店水庫

回應清單

    頁次導航列

    文章回應

    [驗證碼],請輸入:KXXS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