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選單

:::

Facebook 社團

:::

網站地圖

:::水源專欄

現代小城的考古學家:在大海中尋找一滴水-2016/07/19

這個同時被水祝福著,又被水詛咒著的地方,就是新加坡。在水的包圍中找水,新加坡的水故事因此顯得格外悲壯。

生活了五年的新加坡就給了我一個因小見大、從現代追溯歷史的機會。這既是一本新加坡文化旅遊導覽手冊,也是一本新加坡歷史指南。我以新加坡著名的旅遊點為起點,探索這座小城兩百多年的歷史。前三篇主要敘述殖民地新建立時的發展和建設。中間三篇則選擇了三樣重要的市政工程:植物園、港口和輸水工程,從頭到尾敘述它們的過往和現在。最後三篇則著眼於這座港口小城發生的文化融合,特別是海外華人如何在南洋奮鬥。通過多層次的探索,你不但能迅速了解新加坡歷史,還能發現這座小城與全球現代史的微妙聯繫。

現代小城的考古學家

在大海中找一滴水

這是一個被水祝福的地方:海水造就了一座繁榮的港口,頻繁的熱帶暴雨滋養了小島上鬱鬱的熱帶雨林。這裡又是一個被水詛咒的地方:由於面積狹小,小島上缺乏集水和蓄水用地,能保持的淡水量相當有限。這個同時被水祝福著,又被水詛咒著的地方,就是新加坡。在水的包圍中找水,新加坡的水故事因此顯得格外悲壯。

海島求水

飲水是人最基本的需求。萊佛士在海峽地區物色新的殖民地時,就非常在意當地的供水條件。與附近的大小島嶼相比,新加坡的水資源已經相對充裕。新加坡地勢相對平緩,水可以相對平緩的流淌,形成蜿蜒的河流。如果換成一個地勢陡峭的火山島,河水會急促的從高處直衝大海。此外,平坦的地形,也讓小島腹地形成一些沼澤凹地,能在未來改造成蓄水池。此外,新加坡還有一定的地下水資源。萊佛士登島時就在福康寧山上發現天然泉水。這些泉水不但可以滿足殖民地的需要,還能用來給過往商船補給淡水。在萊佛士眼裡,新加坡的供水條件絕對算上乘, 能為殖民地的成功加一層保險。


福康寧山上的蓄水池

新加坡的確獲得了成功,甚至超出了萊佛士的預期。到了1824年,開港五年後,新加坡就已經成了一個貿易都市。「自由港」政策吸引著周邊移民,特別是中國人的到來。歐洲人在島上建立種植園,借著熱帶氣候種植肉桂等利潤豐厚的香料。中國人、馬來人、爪哇人、印度人、阿拉伯人駕著各式各樣商船來到這座港口,在英國人的仲裁下做生意。當英國喬治·厄爾到訪新加坡時,他就觀察到:

「來自世界各地的船隻在港口繁忙的移動著……插著英國、荷蘭、法國、美國旗的商船經常與中國商船以及本地商船混雜在一起…… 周圍島嶼的人都來新加坡做生意……」

然而,跟隨成功的,是一場水危機。

隨著人口和商業的快速膨脹,福康寧山上的蓄水顯得杯水車薪。穿城而過的新加坡河也難當重任。早期殖民地緊鄰著海岸。漲潮時倒灌的海水,會讓新加坡河的河水咸澀難以入口。殖民地居民不斷向殖民當局呼籲,要求政府加大在供水方面的投入。但官僚們習慣性的動作遲緩,讓供水問題一拖再拖。政府不給力,居民可不想坐以待斃。危機逼著人們去找水。歐洲人聚集的索菲亞山建起了新的蓄水池。這個蓄水池一直用了將近百年,才被改造為新加坡的第一座公共泳池。華人聚集的中國城要依靠附近安詳山的井水。每天一大早,車夫都要趕著牛車,從安詳山水井往華人聚集區運水。絡繹不絕的牛車成為新加坡一景,華人聚集區因此也被冠以「牛車水」的名字。


拉水的牛車

1857年,商人陳金生捐款13000元來改善市政供水。換算成今天的購買力,這筆錢不超過一百萬新幣,算不上巨額。但陳金生以一個民間商人的身份捐款,自上而下施加壓力,讓殖民政府不得不重開供水議題。更重要的是,在這筆資金的刺激下,多個供水方案應運而生。最終根據市政工程師湯姆森的建議,一座水庫將在島中部的熱帶雨林中建成。這座計劃中的水庫因此被暱稱為「湯姆森水庫」。陳金生希望,這個水庫中可以徹底解決當時城中八萬居民的飲水問題。然而,工程所需的款項遠遠超過了這筆捐款,施工失誤又讓工程進展一拖再拖。陳金生臨終時,還在為未完工的水庫遺憾。

供水改善

讓人意外的是,原本人們認定遙遙無期的水庫工程居然於1868年完工,距離陳金生逝世僅僅四年時間。從水庫向市區輸水的配套設施也在隨後的幾年內建成。新加坡終於有了一座可靠的大型供水系統。為了保持水土,市政當局禁止在水庫附近伐木,水庫周邊的熱帶雨林因此被保護起來,算是水庫建成的一個意外之喜。

 

麥里芝水庫

水庫的快速建成得益於新加坡地位的變化。1867年,原本隸屬於加爾各答的新加坡升級為直屬殖民地,獲得了獨立的財政權,可以把更多的資金投入到供水建設中。一直被加爾各答壓一頭的新加坡政府,也想借著城建秀一秀政績。新加坡在供水系統方面的投入,也正好符合倫敦高層對新加坡的期望。蘇伊士運河開通,蒸汽船快速普及,帝國的海外擴張能力陡增。此時,大英帝國已經徹底征服了印度,正準備把手伸向遠東。新加坡是從歐洲前往遠東的必經之地,倫敦有意把這裡建成一座遠東堡壘。因此,無論出於軍事意義,還是為了收買殖民地民心,新加坡都需要一套完善的供水設施。

在強大的政治需求下,一直制約供水系統的資金問題忽然消失。湯姆森水庫經過幾輪的擴建,幾乎成了一片湖泊,並被重新命名為「麥里芝水庫」,以紀念主持擴建的工程師。新的水庫,如實里達水庫和貝雅士水庫也陸續建成,讓小島中部成了一個小型的「湖區」。除了蓄水,工程師還要找到充足的水源來填滿這些水庫。除了天然降水,工程師還用水泵從加冷河引河水。殖民政府還不忘在市中心為陳金生修建了一座噴泉,表面上是紀念陳金生的捐款之功,實際上為政績造勢,以修復早年因供水工程受損的政府聲譽。

紀念陳金生的噴泉

即便如此,供水問題還是會不時出現,扯一下政府的後腿。到了1920年代,新加坡的人口已經膨脹到二十萬,需要大量的居民生活用水。新加坡又是東西方航線上繞不開的加煤站。每天大量蒸汽船進出新加坡,都會順便補充淡水。此外,新興的橡膠園和煉錫廠也會大量消耗水。一旦天氣乾旱,島上的蓄水池會迅速見底,一城的人又要面臨吃水難。供水問題直到1923年新柔長堤完工才算徹底解決。這個連接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長堤上埋有水管,可以從馬來西亞運來天然淡水來補充新加坡的水庫。這條供水管道成了新加坡的生命線。
 

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的跨國橋梁‎-新柔長堤上有三條很大的水管

一水生命線

既然供水管道是新加坡的生命線,它也就成了這座小島的致命弱點。1942年,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馬來亞戰役爆發。日軍從馬來西亞東北部登錄,一路向南,目標直指新加坡。準備不足的英軍一路潰敗。英軍總司令白思華命令部隊通過新柔長堤撤回新加坡,想要憑藉柔佛海峽頑抗。為了阻止日軍的行動,英軍炸毀了兩段新柔長堤。

糟糕的是,這兩次爆炸也損壞了長堤中的輸水管。眾多的居民和駐島士兵只能靠水庫中僅存的淡水,政府也不得不配給用水。在馬來戰場連著吃敗仗的士兵更加消沉,而在日軍轟炸下朝不保夕的居民也愈發慌張。在這樣的末日氣氛下,原本具有絕對兵力優勢的英軍昏招連連,稀里糊塗的丟了第一道登陸防線。但登陸的日軍同樣處於存亡關頭。經過整個馬來亞戰役,日軍的人員和裝備都已大量損耗。日軍指揮山下奉文知道自己的部隊經不起持久戰,需要速戰速決的拿下新加坡。
 


 

最後的防線以及水庫失守

精明的山下奉文在地圖上找到了新加坡的弱點——麥里芝水庫。一旦拿下水庫,切斷城鎮供水,英軍就只剩下投降這條路了。山下奉文催促自己的南線士兵快速推進,吸引英軍注意力。等到英軍中部守衛空虛時,山下奉文放出悄悄集結起來的主力,從武吉知馬山向東切入,控制了麥里芝水庫。水才是關鍵!白思華這才明白過來。可整個城鎮已經失去了水源,英軍也只剩下水桶里僅夠潤潤喉嚨的水。白思華失去了繼續抵抗下去的信心,當晚就向日軍投降。

英國首相邱吉爾把新加坡陷落稱為帝國「最可恥的失敗」。勝利者山下奉文,也承認自己是「騙來了一場勝利」。在這場戰役中,英軍犯了太多的低級錯誤,竟然忽視了水對這座海上小島的重要性。這次「最可恥的失敗」確保了任何人都不會再忘記這一點。二戰後,當獨立建國的新加坡與馬來西亞發生摩擦時,水供應就成了馬來西亞最大的籌碼。1998年兩國的鐵路談判陷入僵局時,馬來西亞就以切斷水源為威脅,造成緊張的局勢。新加坡的供水命脈,依然脆弱。

告別水恐慌

獨立建國的新加坡深知自己的這根軟肋。為了換取馬來西亞的供水,新加坡必須有所妥協。以新柔長堤上的供水管道為例,新加坡除了引入天然淡水,還會向馬來西亞運回處理過的自來水。由於自來水比天然淡水昂貴,所以一直有了「新加坡把馬來西亞的水賣給馬來西亞」的調侃說法。但實際上,扣除水處理成本的話,新加坡實際上補貼了出口到馬來西亞的自來水。妥協是獲得外來水源的必要條件。

但外來水源始終含有不確定性,新加坡還需要增強自身的供水能力。蓄水基礎設施建設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。全島建起了大大小小的水渠。降水的絕大部分都通過水渠流入大大小小的蓄水設施中。中心「湖區」的水庫數目達到極限後,新加坡又通過填海和修海堤,在新加坡河口建起了碧波蕩漾的濱海灣。借著新加坡河的淡水不斷稀釋,這處繁華的濱海灣無聲中已經成了全島最大的淡水庫。島上其他溪流的出海口也都修上堤,成為新的蓄水設施
 


 

把濱海灣與海水隔開的堤

水源是比蓄水更大的問題。新加坡提出在2061年新馬供水合同到期時,實現淡水自給。對於現有四百萬人口、面積卻只有七百平方公里的新加坡來說,這聽起來像天方夜譚。而截止2016年,新加坡已經借著海水淡化水處理幾乎完成了這一目標。海水淡化能供應全島20%的淡水,而再生水能滿足30%以上的淡水需求。當再生水比例達到50%時,新加坡將完全實現淡水自給。憑藉著激進的技術革新,開港兩百年的新加坡終於看到了告別水恐慌的希望。
 


現代小城的考古學家
 




資料來源:壹讀 豆瓣閱讀
 

 


 

相關圖片

  • 0719

回應清單

    頁次導航列

    文章回應

    [驗證碼],請輸入:KZR7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
    2018/02/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