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選單

:::

Facebook 社團

:::

網站地圖

:::河川影音

按鈕

大愛新聞_漂浮的未來_他山之石可攻錯 不讓淹水成惡夢


 年年颱風,大家最怕的就是淹水惡夢會不會上演,政府為了治水防洪,也多管齊下。比利時­民眾也曾飽受水患之苦,但他們卻客觀的剖析,水並不會刻意害人,只有人會阻擋水路,所­以比利時的防災防洪,不再拘泥於治水,反倒把越來越多土地還給河川,當成大水來襲吸附­洪水的自然保護區。

這棟中世紀的城堡,現在已經變成魯汶大學的建築系所,而這個古蹟雖然沒有遭受地震侵襲­,卻曾飽受洪水之苦,翻開魯汶水患史,牆上刻痕就是淹水高度。 

災難終究會過,但重要的是人們學到了什麼。1891年,市中心淹水2.36公尺,就是­暴雨超過河川負荷量,流域管制局想出了新方法。

流域管制局水文分析師 Jan Pauwels:「這是Dijle河,另一個是Voer河、比較小的河流,會和 Dijle河匯集。」 

兩河中間開闢一條人為溝渠,萬一水勢洶洶,就在交合處前先行攔阻,第一道水閘從河底升­起,萬一被雜物阻擋或發生故障,第二道水門從上而降,雙管齊下。

流域管制局水文分析師 Jan Pauwels:「水位超過海平面23.35公尺時,我們就會關水門,所以這整個地方­會淹掉,當發生水患時,這塊洪氾區可以蓄積,從這一頭到另一邊的高速公路,總計大約 80萬噸的水。」 

別小看這條平靜的河面,萬一河水暴漲,淹過這條陸地的時候,旁邊這一大塊就是淹水預定­地,因為比利時人認為,最好的治水方式就是無為而治。 

魯汶大學土壤與水資源管理教授 Guido Wyseure:「當河川水位上升,就會關水門,當水門一關,被阻擋的水位上升,直到­這塊堤岸,水會淹沒這個區域,可以看到氾濫後的沉積物,等到春天,很多新生命就開始生­長。」

能捨一大片土地,禁建禁用,只為吸附洪水,因為暖化態勢日益明確。

當暴雨來襲,預警系統很重要。

魯汶大學土壤與水資源管理教授 Guido Wyseure:「裡面是探測器,下方是開放式,從這裡可以往下偵測,回傳河川水位。­」

河川上中下游都有水位監測儀,用太陽能發電,將數據回傳。水位、水門高度,精密計算,­再回傳到中控室,分布圖上綠色是水位儀,紅色是水閘,再配上雷達預警,從英國開始監測­雲雨帶,災情預警系統會在兩天前評估啟動時機。

可以準確看出哪棟房子附近水位超過警戒,兩天後就會淹水。開水閘讓水回灌洪氾平原,就­能免除市區水患,這是快速疏洪式的還地於河,但平日的無為而治,就是把人為干預盡量抽­離。

魯汶大學土壤與水資源管理教授 Guido Wyseure:「讓水自由的流動,沖刷也無妨,非常乾淨,水質很棒,不斷有山泉水流­入河中。當樹木枯死,掉進河中,幾年前會有人把樹移走,現在就不用人為干預。」 

讓自然回歸自然,比利時人調整心態,因為他們知道,如此才能自救,救生態。 

科學顧問:Guido Wyseure、Jan Pauwels、Johan Schuermans 
行政院國科會補助 
大愛新聞 林珮霖 宋和祥 比利時報導

推薦閱讀

選項
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
2018/02/02